联盟信息
集团医院
行业动态
当前位置:首页 联盟信息 行业动态

正在重塑零售药店! 微医“药店+诊所”超过1万家,日诊量过2万

作者:   来源:华夏医疗   更新日期:2017-01-19

医疗+互联网催生了在线问诊、医药电商、互联网医院、健康社区等项目,但离我们最近的医药零售业务却没有感受到互联网医疗带来的福利,交易、服务还是在线下,只能提供最基本的药品购买,如果给零售药店加上互联网基因会怎么样呢?

微医“药诊店”就是这样一个项目,对传统药店进行改造,引入乌镇互联网医院,为门店用户拓展在线预约、远程问诊、电子处方服务,帮助零售药店成长为“家门口的医院”,既补充了基层医疗资源,又解决了零售药店处方来源、药事服务的问题。

近期,动脉网采访了微医副总裁芦子贵和医药事业部副总经理张勇,听其详细介绍了“药诊店”项目以及未来规划。

药店的诉求    

零售药店是医药流通环节中的重要一环,也是大健康管理闭环中的一个重要节点,但是在互联网医疗体系当中,零售药店却远未享受到互联网带来的变革。

事实上,从外部来说,处方外流、医药分开、药品差价取消,给零售药店发展带来了机遇。据相关统计,零售药店市场规模在持续扩大,有望达4000亿。同时,互联网医院的快速铺开带来的处方需要有效承接,无疑不是零售药店的机会。

从零售药店自身来说,也在进入一个高速的整合期,行业的集中度越来越高,产业资本、金融资本尚在不断加码药店的并购整合,为零售药店市场变革推波助澜。

某连锁药店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医药零售市场只考虑两个问题,一是毛利率,二是客流量。他说:“人工成本、管理成本、场地成本高昂,给零售药店业务带来巨大压力,零售药店在拓展新的客户获取方式和利润增长点。”

他认为,药品终端行业应该从单一销售向多元服务转型,拓展药品之外的问诊、慢病、健康管理等服务,利用便捷的入口成为城市社区、居民的健康管理服务点。

而对互联网医疗平台来说,也急于寻找线下的入口,自建门诊太贵而且医护人员资源无法获取,药店和微医这样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合作顺理成章。

微医已连接10000多家药店    

去年3月,微医启动“互联网医院+药店合作计划”,计划在全国建立100万个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接诊点,覆盖全国90万基层医疗机构、46万家零售药店、10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。

微医的构想是利用乌镇互联网医院助力药店升级为“药诊店”,弥补药店医疗服务短板,帮助药店实现合理用药、对症用药,进而提高顾客转介绍率和粘性;通过药诊店实现优质医疗资源下沉,打造O2O服务闭环;加速处方外流,实现药店商业模式升级转型。

微医方面表示,合作药店通过登录乌镇互联网医院药店系统,便可为会员提供精准预约、远程诊疗、电子处方等服务,免费升级为虚拟诊所,建立起基于互联网的“药诊店”新业态,从单纯的药品销售演变为预约挂号中心、远程问诊中心、检查检验中心和电子处方中心。


乌镇互联网医院问诊科室

“药诊店”产品的核心是快速问诊,当药店接待顾客时,患者可以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平台快速找到医生问诊,获得专业指导。通过问诊得到的用药建议患者会更加认可,从而有利于建立用户的依从性管理。

系统上看,药诊店为零售里连锁门店带来了诊疗服务、处方、黏性方面的增量,备受零售药店欢迎。

微医医药事业部副总经理张勇对记者表示,“药诊店项目从去年3月开始启动,4、5月开始试运行,下半年正式推向市场以来,目前从真实的门店覆盖及问诊单量看,乌镇互联网医院药诊店已经是中国最大的药店+诊所平台。药诊店实际接入药店数量超过1万家,日均问诊量达到2万以上。门店数和问诊量月环比增长达到20%。”

张勇介绍,包括老百姓大药房、一心堂、山东漱玉平民、甘肃众友、西安怡康、国大药房等知名企业都成为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合作伙伴。以漱玉平民为例,去年7月底,漱玉平民正式与微医合作,上线“乌镇互联网医院药诊店”。截至12月中旬,双方合作门店达到600多家,每天有1000多张处方输出到门店。


老百姓大药房接诊点

漱玉平民大药房董事长李文杰则表示,与微医的合作,首先解决了处方问题。过去很多药店没有处方,现在买处方药可以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找医生问诊,获得合法处方。其次,节约了患者去医院排队看病的时间,又可以满足患者的复诊需求,能够吸引更多客流。

张勇称,利用互联网医院进行推广前后,药店客流量能够呈2-3倍提升,新客比例40%以上,复诊率达到80%以上。DM单转化率达到15%,远高于行业均值3%。药诊店医生医生均来自公立医院,专业、安全、放心;统一排班、标准化服务、做到1分钟急速响应;免费问诊,图文、视频、电话多种方式任选。

但药诊店模式不仅仅止步于流量上的扩充,微医和连锁药店都有更高的诉求。

药诊店未来:健康服务中心    

据介绍,药诊店的使用场景集中在四个方面。首先是专业辅导,店员并非医生,对诸多疾病难以判断,借助“药诊店”完成对顾客的精准诊断、对症用药,弥补店员专业知识的不足;其次是慢病管理:慢病中老年的重复购药、定期复诊、用药管理,可在药店形成一站式服务,为提升顾客用药依从度、服务满意度;再一个是处方合规:通过问诊获得合法处方,解决药店处方药安全、合法化销售,减小政策、用药安全上给药店带来的运营隐患。最后则是引流利器:改变过去药店传统的降价促销、买赠促销,升级营销模式,加入问诊的营销要素,与药店市场营销、会员营销相结合,创造差异化、形成特色,吸引客流,增加黏性。

简单理解,药诊店模式期望通过医+药实现线上线下的闭环。对互联网平台来说,获得了线下的入口,对连锁药店来说,获得了基于深度服务带来的增量。

张勇称,乌镇互联网药诊店定位做服务,与流量型O2O相比,服务型O2O更具黏性,与药店的关系更稳固。

并且,随着分级诊疗的推进以及居民主动健康需求的拓展,药诊店还将发挥更大的作用。“小病初诊在‘药诊店’,大病到医院,复诊回药店。未来,依托微医的家庭健康服务平台,药诊店从被动销售转变为主动服务,逐渐升级为家庭健康服务中心”张勇表示。

事实上,除了微医之外,尚有不少互联网医疗平台在推行对药店的改造。比如叮当快药推行的“智慧药房”,可为用户建立电子档案,采集健康数据,满足其健康管理需求;好药师亦在推行“健康服务点”模式,挖掘用户在健康管理、长期用药服务的需求,拓展药品购销服务之外的需求。

对此,业内人士判断,此前分割的医疗环节将借互联网医疗平台串联起来,未来精细化、个性化医疗是主流趋势,现在互联网医疗平台无论是问诊、医药电商、医药O2O都将走向功能连接上的多元性,谁的服务最全,谁就能在未来持续吸引用户留存,而类似于把诊疗、用药、健康服务结合起来的模式或成为行业标配,至少在一定范围内实现“跑马圈地”。


处方外流:利好互联网医疗    


据微医副总裁芦子贵介绍,微医在建设互联网医院过程中,不断感受到医院处方外流的需求,而从政策导向、医院获利以及控药压力等方面考虑,处方外流的趋势也在逐渐增大。

以前单纯的处方外流是医院纸质处方流转到药店,但在芦子贵看来,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加之互联网医院与药店的不断深度融合,未来电子处方的外流一定会与互联网产品相结合。

目前,微医正在整合一系列的医疗服务链条,最终使“药诊店”的患者能够获得一站式完整闭环服务,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,在患者、医院、医生、药店之间建立连接,并通过云平台进行服务的承载。

芦子贵认为,未来,患者可在乌镇互联网医院平台医生指导下在微医APP上选择该医生(或该科室)进行绑定,并根据患者住址推荐附近合作药店,再进行绑定,也可通过扫描关注医院二维码进入操作系统。患者完成初次选择后,以后就可以在家完成问诊开药,患者凭借验证码到药店就可以拿到处方,并顺利取药,这样就形成了处方的外流,同时也给药店带来了新的增量。

而药诊店的赢利点,亦来自于药。“项目赢利点将来源于“药”,包括B2B收入、药企营销收入,信息服务收入、流量收入等。赢利点的基石源自“药诊店”的网点规模、项目价值。”芦子贵表示。

值得思考的是,盈利亦是互联网医疗的痛点之一。药兜网CEO邱中勋就直言:“医药电商或成为移动医疗的正向刺激因素,在医药电商被用户接受之后,移动医疗才能找到赢利点,进而反哺医药电商,形成稳固的产业图谱。”

把他的逻辑向线下迁移,零售药店也是互联网医疗的赢利重点,尤其是在互联网医疗尚未解决医保对接、盈利模式不清晰的情况下。

市场:无序竞争到策略拓张    

微医前后,不少互联网医疗平台在切入药品流通,一些医药电商又在切入诊疗业务。例如移动医疗增加药品导购,1药网、健客等筹建互联网医院等,互联网医疗正在由此前的资本推动下的无序竞争向策略性拓展转变。

以微医来说,其从2010年以挂号切入,逐步成长为中国互联网医疗最大的平台之一,其业务也在经历不断的调整。最后沉淀为“医-药-险”三个细分板块,囊括了互联网医院、寻医问诊、线下门诊、药诊店等业务,实现了医药整个产业链的打通。

“药诊店”作为微医“医-药-险”铁三角中药板块的的旗舰产品,承担着打造药品零售平台入口的战略作用,通过嫁接微医的各项资源、捆绑工业企业的营销及服务资源,逐步帮助药店打造服务模型,成为药品零售的服务型生态平台。

从整个互联网医疗市场来说,经历了高速发展之后每个细分领域已有数家企业沉淀下来,无论是寻医问诊还是网络医院和医药电商,在赢者通吃的大前提之下,大家都在积极寻找业务增长点,类似于药诊店这样的线下医药零售项目正是这样的机会。

可以预期的是,以微医当前在互联网医疗市场所占的比重作为背书,以及与各大药房合作近一年的项目经验,2017年将成为微医药诊店项目的重要一年,拓展门店数量、服务深度、线上线下联动会是重点关注指标。
(来源:动脉网)